地方
频道

北京

天津

上海

重庆

河北

河南

山东

山西

云南

宁夏

广西

贵州

吉林

辽宁

黑龙江

香港

澳门

陕西

甘肃

青海

福建

浙江

湖南

湖北

江西

江苏

安徽

广东

海南

四川

西藏

内蒙古

新疆

台湾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调研中国 >> 内容

长春净月御翠园项目拖欠农民工工资一拖就是十二年?!

时间:2021-5-5 13:05:46 点击: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核心提示:本站讯 2021年4月29日上午,十多名农民工代表来到位于吉林省长春窗体窗体底端市净月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以下简称净月区)大顶山的御翠园门前,他们要一起去净月区劳动监察大队讨个说法,他们气愤的说:“都...

本站讯 2021年4月29日上午,十多名农民工代表来到位于吉林省长春窗体窗体底端市净月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以下简称净月区)大顶山的御翠园门前,他们要一起去净月区劳动监察大队讨个说法,他们气愤的说:“都十二年了,因为大包赌博输掉了血本,吉润公司(全称:长春市建工新吉润公司)拖欠我们农民工的工资还没有结清,为了讨回自己的血汗钱,我们历尽艰难曲折,有的已经倾家荡产,还有的已经家破人亡了,可是他们就是不给,我们一定要讨个说法!”

记者路过此地,看到这一情景后,跟随他们到净月区劳动监察大队走了一趟,他们的说法得到了该机构的证实。

农民工代表:十二年讨薪太艰难

据刘长太、齐福华、张文贤、赵月兴、杨斌、孙丽娜、王彦臣、刘妍利、刘树仁、张晓旭等农民工代表介绍:他们是2007年进入长春市净月区的,与吉润公司签订了大顶山御翠园工地施工合同。在施工过程中,该公司只是支付了一部分工人工资,余款公司说完工后统一结算支付。在施工中,他们就发现公司负责人董万金挥霍资金,大肆豪赌,造成施工进度非常艰难,工程款越来越紧张。当下面的各班组完工结算时,公司用种种理由不给结算,下面的工人也拿不到剩余的工资款,有近1000万元拖欠至今(注:此数额有待官方核定),其中有少部分是小型材料款。农民工们多次找到公司,却得不到正面解释和答复,反而以项目负责人为名相互推诿、拖延至今。

到了2013年,农民工们到净月区劳动监察反映问题,得到的答复是,先核实工人工资。之后,劳动监察反复进行了多次核实,并做了全程录音录像,核实完后,又说:“我们只能给你调解,公司方不配合,我们又没有执法权力,你们只能想其它办法”。就这样,他们又去市劳动监察部门,得到的答复是必须在事情发生所在地(区)处理,我们只是督促他们办案。就这样督办了几年后,毫无结果,他们又去了省劳动监察部门,省里答复他们说:“案子过期了,两年前的案子,我们不立案。”就这样,农民工们不停的在省、市、区劳动部门奔波了几年,但是各部门相互推诿,毫无结果。

从2015年起,他们走上了信访之路,市推区,区推市,两年内毫无结果。最后,他们只好去国家信访总局反映,但是又多次被地方公安机关强行抓回拘留,公安机关也很同情他们的遭遇,曾经帮助他们与多方协调,但最终还是没能解决。如今,十二年过去了,农民工真正体会到出力打工,心酸要钱。在这十二年中,他们中小的成家,老的去世,还艰难的撑着在打工要钱,在要钱打工的路上……

农民工代表们说:其中,刘长太、王彦臣两个班组是从2007年至2010年完工,吉润公司仅仅是对这两个班组就欠工人工资350万之多(注:有待政府部门核实),涉及50多名农民工。

为了解决问题,市劳动监察支队郑支队长和区劳动监察大队原大队长刘秀梅及相关政府人员还曾经让每个班组到长春市第三看守所,与董万金当面核对,当时是一个班组一个班组的核对,吉润公司项目负责人董万金都承认了这些班组给他干活了,尤其是刘长太、王彦臣、张晓旭班组笔笔认账。当时,劳动监察部门做了全程跟踪录音、录像,并做了备案。董万金当时还说:我现在说的不算了,你们找吉润公司算账要钱,活不能白干。但是,从看守所回来后,劳动监察给农民工们的答复却是:吉润公司不给算账!之后,净月劳动监察大队给吉润公司下了一个限期整改处罚决定,要求其抓紧解决欠薪问题。但是,吉润公司不服这个处罚,起诉至净月法院,净月法院裁决劳动监察部门的处罚决定证据不足,予以撤销。净月劳动监察又上诉至长春市中级法院,中级法院维持了净月法院的判决。

在农民工们看来,他们的血汗钱之所以要不回来,就是因为劳动监察在法院败诉了,其裁决被撤销,而劳动监察之所以败诉,就是因为净月区劳动监察大队不给两级法院提供至关重要的证据,也就是他们在长春市第三看守所与该项目负责人董万金对账的全程录音录像证据!因为这些录音录像能够证明吉润公司项目负责人董万金承认他们干的工程量和拖欠人工费的事实。

官方文书证明:确实拖欠

对于此事,农民工代表提供的净月区劳动就业保障局呈报给净月区管委会的《关于大顶山御翠园项目农民工讨薪事件的紧急预警报告》(以下简称《预警报告》)是这样描述的:

近期,刘长太、李兰凤、王彦臣、刘海涛四个班组反映大顶山御翠园项目尚分别拖欠4个班组84万、30万、70万、18.8万。大顶山御翠园项目施工单位是长春建工新吉润建设有限公司,开发单位为和记黄埔地产(长春)有限公司。2014年2月,经长春建工新吉润建设有限公司和和记黄埔地产(长春)有限公司确认,承包人董万金承认分别拖欠刘长太、王彦臣班组25万元,但未确认拖欠刘海涛班组金额。因李兰凤与长春建工新吉润建设有限公司签的分包合同,故其与长春建工新吉润建设有限公司之间属于工程款纠纷,劳动监察未予立案。后期长春建工新吉润建设有限公司发放工人工资时,仅分别发放刘长太、王彦臣15万元,剩余款项在长春建工新吉润建设有限公司尚未发放。

2015年4月15日,劳动监察大队再次组织长春建工新吉润建设有限公司与各班组结算,但因董万金隐匿,劳动监察大队无法找到工程承包人董万金核实拖欠情况。现四个班组农民工难以稳控,近期,存在进京上访隐患。

另外,农民工们提供的净月区劳动监察大队与刘长太签署的《息访协议书》也证明:乙方反映2013年董万金确认欠付刘长太农民工工资款25万元,但在2014年发放前夕,董万金对此笔款项提出异议,为使整个发放顺利进行,经甲方协调,新吉润给刘长太发放了15万元。双方签署该协议后,新吉润公司再支付给刘长太10万元。

《预警报告》和《息访协议书》均证明,吉润公司及董万金确实欠刘长太和王彦臣的农民工工资,但是所拖欠的25万元已经给付完毕。那么,刘长太为什么还继续上访呢?刘长太告诉记者,他现在是帮助其他班组要钱,因为那几个班组是他从黑龙江省依安县带出来的,他必须帮助他们讨薪,这些班组对他都有委托,他已经做了这几个班组的代理。但是,因为去北京上访反映问题,刘长太和王彦臣都曾经遭到过行政拘留。

劳动监察大队:继续研究解决

那么,净月区劳动监察大队对此是什么态度呢?记者随后跟随农民工代表们一起来到该大队,净月区劳动和社会保障局局长兼劳动监察大队大队长李昕光接待了农民工代表们。

刘长太就以下几个问题问李昕光局长:我们这些班组是不是都给吉润公司干活了?工程完工后,至今没有进行人工费结算,是不是事实?市区两级成立了解决农民工工资问题的专案组,是不是事实?劳动监察大队先找我们农民工做笔录,后又让我们和董万金到看守所当面核对,董万金也承认我们干完活了,一直没给结算,这些是不是事实?李局长一一作答,承认这些都是事实。他还证实:在2018年的时候,市里针对大顶山欠薪案件,成立了解决农民工工资问题的工作推进小组,按照市领导的指示,我们根据现有证据,给吉润公司下了责令整改的处罚决定。但是,法院把这个处罚决定,在净月区法院以证据不足的理由被撤销,我们上诉到中级法院,中级法院维持了净月法院的原判。但是,我们还是继续帮助农民工维权,区主要领导上周召集会议专门研究如何解决此事,把卷宗也都调上去了,具体结果目前还不知道,估计五一假期过后会有结果。

农民工代表们提出,因为劳动监察大队的官司打输了,他们想继续通过法律渠道维权,需要拷贝到看守所与董万金当面核对工程量的录音录像,李局长称需要请示领导,如果领导同意,可以提供。

记者查询得知,位于净月区大顶山的这个御翠园,是一个高档别墅小区,看上去十分奢华,无数有钱人入住其间。但是当初,用血汗精心打造这些高档别墅的农民工们,过的却是另外一种令人纠结的生活。我们不知道,住在这里的人们,当看到这些十二年来一直在讨薪的农民工们会是什么感受。那些涉及到此事的官员们,又是一种什么心态?而长春又是一个多年来一直名列全国幸福城市前茅的城市,真的不知道,在这些讨薪的农民工映衬之下,其幸福指标又何在?

对于农民工代表们所说的数字,记者不能妄加评断,为了尊重他们只能按照他们的要求呈现出来,具体是多少,只能以有关部门的核实为准,希望其能够认真核实。对于此事今后的走向,媒体将继续关注。(记者杨光 刘铁)

原文来自法治与社会网:http://www.fzshcn.com/society/G2013975NT5D.shtml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刊登广告 - 合作加盟 - 投诉建议 - 联系我们
  • 华夏评论网(www.hxplnet.com) © 2021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新闻热线:18612396320,qq:1620855180,业务邮箱:hxplxww@126.com 吉ICP备09010549号
  • 新闻联盟成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