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
频道

北京

天津

上海

重庆

河北

河南

山东

山西

云南

宁夏

广西

贵州

吉林

辽宁

黑龙江

香港

澳门

陕西

甘肃

青海

福建

浙江

湖南

湖北

江西

江苏

安徽

广东

海南

四川

西藏

内蒙古

新疆

台湾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热点追踪 >> 内容

毛骨悚然的惊天大案:计生干部抢走15名孩子抵罚款!孩子全被卖到国外...

时间:2019-12-8 16:04:05 点击: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核心提示:“儿子走了找老子,老子跑了拆房子”、“通不通,三分钟;再不通,龙卷风”这些都是10几年前基层政府落实计划生育政策发出的宣传口号,计划生育曾出现过“封门”“搬东西”的手段,但计生干部“强行抱走孩子抵罚款...

“儿子走了找老子,老子跑了拆房子”、“通不通,三分钟;再不通,龙卷风”这些都是10几年前基层政府落实计划生育政策发出的宣传口号,计划生育曾出现过“封门”“搬东西”的手段,但计生干部“强行抱走孩子抵罚款”的事件在我国应该还是首次!

在2002年到2005年期间,湖南隆回县高平镇的计生干部以老百姓征收社会抚养费为由,强行抱走当地老百姓的孩子,予以没收,然后把这些孩子以弃婴的名义,由邵阳市社会福利院送往美国等地,从中牟利。

一、杨理兵的女儿杨玲被计生干部强行抱走后卖到了美国。

当地老百姓所举报的内容(第一页)

2004年7月29日下午四五点钟,隆回县高平镇凤形村杨理兵的女儿在自己家中呱呱坠地。女儿降生后,杨家为其取名“杨玲”。哺育女儿到半岁后,杨理兵夫妇为了谋生,便离开老家,孩子交给爷爷奶奶哺养,南下深圳打工谋生。

2005年5月的一天,杨理兵照例给家里打电话,得到惊人消息,“女儿被人抢走了!”他匆忙从深圳赶回家。

但一切已晚,杨理兵的父亲回忆称,2005年4月29日,高平镇计划生育办公室(下称计生办)刘唐山等一行近十人来到杨家,看到两个老人抚养的杨玲,强征“社会抚养费”,杨理兵的母亲看到他们很凶,就抱着孩子躲,后来躲到了猪圈里,但还是被发现,最终以杨家未交“社会抚养费”为由,带走了杨玲。

事发当天下午,杨理兵的父亲跟到了高平镇。高平镇计划干部刘唐山等人提出,杨家必须交6000块钱才可以把人抱回来。杨家四处筹借,但只借到了4000元。当他第二天再去时,计生办人员已将杨玲送到了邵阳市社会福利院。

二、为了安抚杨理兵,镇里作出相关承诺。

由于通讯不畅,时隔多日,杨理兵才赶回高平镇。他赶到镇里去要人,小孩已经被送走,争执中还发生了冲突。

杨理兵回忆说,镇里主管计生工作的干部承诺,只要他不再继续追究此事,以后允许他生两个小孩,并且可以办理两个‘准生证’,不用交罚款。

杨理兵并未答应,只是一心想要回自己的孩子,待他赶到邵阳市社会福利院时,却根本不知道女儿在哪里。杨痛哭着说:“他们‘没收’了我的女儿!”

曾又东手指被抱走女婴的照片

三、3年间被计生干部“没收”的孩子达十多人。

通过群众的举报,高平镇自2002年到2005年的三年时间里,先后以计划生育抚养费未交清理由被计生干部抱走的婴儿除杨理兵在外还有十多人,大致情况如下。

1、2002年7月29日,该镇大石村袁名友带养的取名为袁红的婴儿被抱走,该婴儿已在当地交了罚款、并且上户。

2、2002年11月25日,茅坪村袁新权所生的女婴被抱走。

3、2002年6月16日,茅坪村袁明三第三胎女婴被抱走。

4、2004年,回小村袁家石带养的女孩被抱走。

5、2005年,西山洞村袁朝容在广东抱回的弃婴,被强行抱走。

6、2003年5月23日,金凤山村周英喜抱养的女婴被抱走。

7、2002年,合兴村李谟华带养取名李艳,已经上户的女婴被抱走。

8、2003年6月3日,茶山村袁朝辉的第二胎女婴被抱走。

9、凤形村袁精南的第三胎女婴被抱走。

10、2002年4月19日,高凤村曾又东的女婴被抱走,2009年查实,现被美国伊利诺伊州一家庭收养。

11、里湖村聂庆瑞带养的女婴被抱走。

12、2003年3月15日,黄信村周英和家取名为周娟的女孩被抱走。

13、2002年4月6日,大水村袁家焱带养的女婴被抱走。

14、雪界村李昱文带养的小孩被抱走。

15、合兴村魏太喜带养的已经上学的男孩被抱走29天后,终于追回,也是唯一一个追回的。

当地老百姓所举报的内容(第二页)

四、抱走的小孩被漂白成弃婴的作法。

“高坪镇民政办现送来女弃婴一名。请接收。”2002年至2005年,邵阳市社会福利院每年都会收到高平镇民政办、计生办这样请求接收弃婴的申请书。

邵阳市社会福利院收到这些孩子后,依照《民政部关于社会福利机构涉外送养工作的若干规定》中“社会福利机构送养弃婴、儿童,省级人民政府民政部门应当在当地省级报纸上刊登查找弃婴、儿童生父母的公告。自公告刊登之日起满60日,弃婴、儿童的生父母或其他监护人未认领的,视为查找不到生父母的弃婴、儿童。”的规定,发布公告。

60天后,早已取名“杨玲”、“周娟”、“袁庆龄”、“袁红”、“李艳”等婴幼儿,统一变成“邵”姓。由此,当地民政部门和福利院,“将确定其为弃婴,依法予以安置”。

这些婴儿被送到不同的地方抚养,很多可能被送到国外。2008年,中国儿童第二大收养国荷兰,其EO电视台在中国孤儿问题电视专题片中,除了检讨荷兰从中国收养婴幼儿可能存在的疏漏,也指责了邵阳市社会福利院涉嫌将高平镇计生办送来的婴幼儿变为“弃婴”的行为。

被当地计生干部“没收”多年后回家的孩子魏海龙

五、绝大部分婴儿下落不明。

这些弃婴只有几个经过好心人士的帮助已经找到了自己真正的家人,走上了回家之路,但是绝大部分婴儿至今下落不明。

杨玲, 现被美国家庭收养。

2002年5月被计生办人员带走的第三胎婴儿,现被美国家庭收养。

2003年5月被计生办人员带走的黄信村周英和家的周娟,下落不明。

2004年9月被计生办人员带走的李艳,下落不明。

2002年被计生办人员带走袁红,下落不明。

2004年下半年被计生办人员带走的袁庆龄,下落不明。

六、当地老百姓深切盼望孩子回家。

2006年,这些被抱走婴儿的家长通过相互打听,他们组成维权团体,欲向当地政府讨要公道,再打算到北京上访维权。

2006年3月10晚,隆回县政府得知这一情况,予以汇报,时任邵阳市委书记盛茂林,邵阳市委常委、市委秘书长向才昂等人做出批示,要求隆回县调查处理。

当晚,隆回县县委书记杨建新、县长钟义凡等人分别做出批示,要求成立调查组。次日上午,隆回县从县委办、纪检委、计生局、宣传部等四部门抽调11名人员组成联合调查组,由县委办副主任兼督察室主任陈云鹤带队,赴高平镇展开调查。

2006年3月12日,联合调查组的报告即出炉。调查组确认确有12名婴幼儿被计生办工作人员抱走。被调查的12户村民分别为:合兴村魏太喜、大石村袁明友夫妇、白地村王义娥夫妇、黄信村周乐平刘素贞夫妇、金凤山村罗如冰、杏升村聂仙银夫妇、金凤山村周英喜夫妇、回小村袁家石、大田村周英明夫妇、凤形村杨清正、上黄村袁国雄夫妇和毛坪村袁新权。

编后语:此事虽然过去十多年了,当年的有些计生干部在邵阳市委批示调查后也作了相应的处分,但这些丢失孩子的家长们,一直希望政府能够对此事再次重视,为他们找回孩子,特别是那些丢失亲生骨肉的家长们,心情更为急切,他们盼望孩子能够早日回家,哪怕只要叫一声爹和娘,都是一种最大的安慰和满足!

原文链接: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634315579111577605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刊登广告 - 合作加盟 - 投诉建议 - 联系我们
  • 华夏评论网(www.hxplnet.com) © 2020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新闻热线:18612396320,qq:1620855180,业务邮箱:hxplxww@126.com 吉ICP备09010549号
  • 新闻联盟成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