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
频道

北京

天津

上海

重庆

河北

河南

山东

山西

云南

宁夏

广西

贵州

吉林

辽宁

黑龙江

香港

澳门

陕西

甘肃

青海

福建

浙江

湖南

湖北

江西

江苏

安徽

广东

海南

四川

西藏

内蒙古

新疆

台湾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社会新闻 >> 内容

河北平乡:6岁男童校内离奇死亡

时间:2015-12-13 20:16:30 点击: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核心提示:本社记者 武浩然 2015年11月11日早上,6岁男童张子冬在河北省平乡县明星私立小学宿舍离奇死亡。13日平乡县教育局发布通报称:“死亡原因尚不明确。目前,平乡县警方已介入调查。”然而,该通报经媒体刊...

  教育局通稿称:1110日,平乡县明星私立小学一年级学生张某某正常上课,无任何异常情况。当日晚2015分,宿舍值班老师贾向娜查宿舍,发现张某某床上有感冒冲剂,询问张某某是否感冒,其称没事。11日早6时,学校老师赵书果到宿舍督促孩子起床时,发现张某某无反应,随即校长崔玉现开车将其送到医院抢救,并电话通知家长。张某某经平乡县医院抢救无效后死亡,崔玉现将情况上报平乡县教育局。7时,崔玉现向当地警方报警。事件发生后,平乡县教育局和相关负责人立即赶到医院了解情况,并要求校方做好安抚家长及善后工作。

       六岁男童突然死亡

张子冬,男,20091112日出生,就读于平乡县明星私立小学一年级一班。

  20151111日早晨622分,其母亲侯秀峰接到张子冬老师赵书果电话称,张子冬处于昏迷状态,让其赶到平乡县人民医院。其父张利民闻讯急忙叫上哥哥侯国龙、岳父侯天福等人,从南和县史召乡胡佃村的家中赶到平乡县人民医院。

  据张利民讲,刚到医院急救室,其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只见大门敞开,儿子张子冬躺在床上,脸上有血迹,此时整个身体冰凉,四肢僵硬,身上多处有淤青斑,左腋前部最为明显,并有血迹,下巴磕有异常痕迹,已没有了生命的迹象。

  看到此情景,母亲侯秀峰在痛哭中几近昏迷,并企求急诊科韩医生一定要救救孩子。但韩医生表示:“孩子来时已经死亡,不能救了。”

  据死者家属讲,从650分左右,家人到达医院后,始终未见到校方人员,张利民多次拨打老师赵书果手机,想了解关于孩子更多的信息,但对方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在此情况下,张利民岳父、哥哥等人留守在医院,自己一行五人赶到学校,经多次要求,都未见到校长崔玉现。

  随后,亲属来到张子冬宿舍,看到孩子床上及侧墙上有血迹,随即拍了几张照片后又返回了医院。

      据了解,该学校是寄宿制,规定三个星期可回家一次,每星期六中午或下午,家长可以来校看望孩子。2015119日(星期一)下午,正是学生返校的日子,张利民及妻子带着被子、衣服、水果等物品,将孩子送到学校,临走时给了孩子两元钱。孩子拉钩钩约定要来看他,否则就会变成小狗,但是做梦都没想到这竟然是母子最后一句告别语。

      记者从家属提供的一张照片发现,在医院的救护床上,男孩右手紧握着两元钱,此细节从家属处得到了证实。“但谁也说不清,孩子死亡前都发生了什么。”张利民告诉记者。

  在平乡县人民医院,记者见到急诊科的韩医生,当提及张子冬被送来医院的情况时,其明确告知,该男童来时已经死亡,其他情况不予回答。在该科室另一医生处,记者也得到了同样的回答。

            教育局官方通报遭质疑

      1113日,平乡县教育 局发布通报。但死者家属认为,该通报内容背离了事实,无疑使受害家庭雪上加霜。首先,“经平乡县医院抢救无效后死亡”这一说辞与事实不符。其次,“平乡县 教育局和相关负责人立即赶到医院了解情况,并要求校方做好安抚家长及善后工作”,这一说辞意在推卸教育局及校方的责任。张利民及其家属称,当天在医院非但 未见到平乡县教育局相关负责人的身影,而且事发至今一个月,也根本未接到校方的任何形式的“安抚”。

  平乡县明星私立小学,位于平乡县平乡镇东侧,在校生1200余人,该校一蔡姓老师对记者表示,1111日 早晨,赵书果在叫学生起床时,发现学生张子冬表现异常,随即把其叫到了现场。经历过几次“白事”的蔡老师,发现孩子已身体冰凉、四肢僵硬,此时,已没有了 生命迹象。随后,联系司机,先将学生送至乡镇卫生院,后将孩子送到了平乡县人民医院。蔡老师提到一个细节,由于孩子个子还小,所盖被子下半部分依然工整, 看起来没有挣扎的痕迹。

  当记者问到,事发当晚是否有值夜班老师时,蔡老师表示有,但因孩子在熟睡,未发现任何异常。那么学校是否具备医护设施及人员?蔡老师称,学校没有医务室,医生也不是固定的,医生有事就来,没事就回家了,学校并不给其开工资。

  张子冬的宿舍位于新宿舍楼的南面一楼,目前,该宿舍已被警方封闭,记者无法进入。当记者提出采访校长崔玉现及老师的要求时,被告知都不在学校,无法取得联系。

  针对该事及官方通报内容,记者多次向平乡县教育局求证,但均被教育局人员以“领导不在”“办公室负责人外出办事”等理由拒绝。值得一提的是,该局办公室一王姓工作人员在大门外与记者见面,并留下该局法制办关华荣的电话,但记者多次拨打该号码,一直无人接听。

  平乡县宣传部杨副部长向记者证实,该通报确实由县教育局所发,并未通过宣传部门,并认为教育 局作为校方监管部门发布通稿的做法明显欠妥。杨副部长坦言,对于突发事件的发布,一般需由县政府、公安、医院等各部门成立调查组,调查结果由宣传部门对外 统一发布。最后告知记者,对于媒体关注的情况,会第一时间上报县政府,给媒体一答复。

      由于平乡县教育局相关负责人避而不见,记者提出采访该县政府贾县长,就教育局和相关人员何时赶到医院、事发后都作了哪些工作、该校新宿舍楼是否达到入住标准等六大问题留下了采访提纲,截至发稿前,该县并未给予回复。

      文章来源:  http://toutiao.com/i6227619495754596865/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刊登广告 - 合作加盟 - 投诉建议 - 联系我们
  • 华夏评论网(www.hxplnet.com) © 2021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新闻热线:18612396320,qq:1620855180,业务邮箱:hxplxww@126.com 吉ICP备09010549号
  • 新闻联盟成员